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

朋友圈

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

正在阅读:在奥运取消的一年 回忆体育留学史(一)
首页> 光明留学网> 视线 > 正文

在奥运取消的一年 回忆体育留学史(一)

来源:《留学》杂志157期2020-09-25 16:23

调查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迈出国门的体育留学生们,用实际行动宣告体育精神的觉醒。

在奥运取消的一年 回忆体育留学史(一)

  2020年,世界本该将目光聚焦至东京,迎来第32届奥运会,感受这场体育盛事给夏日增添的快乐,但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所有计划,奥运会的安排也随之搁浅。短短几个月内,多国代表队宣布退赛,最后日本方面宣布将奥运推迟至2021年。即便如此,奥运会能否在迟到一年后顺利举行,也仍然是个未知数。

  在这些等待奥运会的日子里,回顾一下过往,倒也不失为一种消遣的方式。如今体育留学已经渐成气候,但留学史上仍然较少提及这一部分,其实仔细发掘,这段历史也有不少值得一提的人物与故事。

在奥运取消的一年 回忆体育留学史(一)

  甲午战争与“东亚病夫”

  体育意识的觉醒与民族抗争

  1840年鸦片战争后,中国已经在坚船利炮的威胁下认识到了自身的不足,但五十余年的苦心经营与反复辩论,在甲午中日战争的失败面前,都显得有些无力。昔日不曾将日本视为对手的中国,此时终于不可能再维持任何“天朝上国”的幻想。

  “东亚病夫”(sick man of Asia)这一词汇正是在这个时期出现。1895年3月,严复在天津《直报》发表的《原强》中使用了“病夫”一词,他在文章中说道“盖一国之事,同于人身……今之中国,非犹是病夫也耶?”文中指出存在种种问题的中国正如体弱多病的病人,想要身强体健,不能急于速成,而是要对症下药。

  1896年,《伦敦学校岁报》论及“东方病夫”,这是西方人第一次提及这个问题。同年10月17日,英国人在上海办的英文报纸《字林西报》转载了其中一文;11月1日的《时务报》第14册转译了该文:“夫中国——东方之病夫也,其麻木不仁久矣。”

  1904年,曾朴在写作《孽海花》时,使用的笔名便是“东亚病夫”,他是国内第一个使用该词汇的人。自然,使用这个笔名的曾朴抱持的情怀与西方人完全不同,“病夫”警醒着中国人要奋发图强,改变自身贫弱的形象。

  这个词汇起初更多地形容近代中国的制度落后与政治上的腐败无能,后来逐渐固定为形容中国人精神羸弱、体质不强和体育活动落后的专用名词。第一批体育留学生中,不少人正是为了促进中国近代体育运动发展,培育国民体育精神,提升中国人身体素质才出国留学,这批人中,不乏回国后兴办学校,以实际行动推广体育意识的杰出人士。

  甲午战争落败后,中国人开始将目光投向日本。由于地域、文化等较为接近,且日本也是从19世纪60年代后从封建社会逐步向近代化国家转变,更具有借鉴意义,1896年,第一批留日学生13人出发前往日本,1903年,留日学生已增加至1300余人。最早的体育专业留学生就在这些人中,他们学成归国后,根据日本大森体育会的教材体系、教学方法、教学内容和学科规划创办了不少体育学校,如大通体育师范(1905)、云南体操专修科(1906)、四川体育专门学校(1906)、河南体操专科学堂(1907)和中国体操学校(1908)等。

  学以致用首开先河

  徐傅霖(1880—1961)是中国体育留学第一人,除了兴办体育学校外,他还是知名的戏剧家,他创作并表演了众多如《凌波仙子》《红玫瑰》等滑稽戏,与李叔同等创演话剧,开中国话剧之先河,被称为“东方卓别林”;还写作了《此何声耶》《二十世纪奇迹》等小说,1920年代初,他与汪优游创办“开心”“蜡烛”影片公司,拍摄滑稽影片;后期与欧阳予倩等人组成“新民社”剧团,创办《笑画》、《新上海》等杂志,担任《时事新报》、《晨报》编辑;新中国成立后他在上海担任文史馆官员。

  徐傅霖在文艺界的成就我们暂且不再深入,留待更为恰当的时机再行介绍。实际上,即便他在其他领域有着令人瞩目的成就,他对中国体育发展做出的贡献也不曾因此被忽 略。

  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,徐傅霖前往日本留学,在日本体操学校先后学习徒手操、哑铃操、棍棒操等专业(“体操”即“体育”,非指现代体操),据他的朋友,人称“报刊补白大王”的郑逸梅说,徐傅霖的夫人汤剑娥也留学日本学习体育专业,“各学校争聘他夫妇俩来教徒手哑铃等操,若干年来培养出许多体育人才。”

  徐傅霖曾在1938的一篇文章中说:“一九〇五年,余毕业日本体操学校。尔时我国学校尚无体育一科,故余即在上海办体操游戏传习所两届,以养成速成体育教员,供各校所需。”他所回忆的事实是,当时中国普通学校尚无针对学生的体育训练,只是借军队操练之法或传统武术等锻炼身体,《奏定学堂章程》规定各级学校都要开设体育课,但当时的中国各专业师资都相当缺乏,更遑论专门的体育教师,与他一同创办中国体操学校的徐一冰就曾指出,很多学校的体操科目教师“既不识教授为何物,又不知学校为何地,酗酒狂赌,好勇斗狠,无所不为;不一年,学校之名誉扫地,社会之信仰尽失,学生父兄,多仇视体操一科……”在这种背景下,传习所作为“应急”的手段,为中国培养出了一些体育教员。

  1908年,徐傅霖和徐一冰、王季鲁等人共同在上海创办了近代中国最早的体育专业学校——中国体操学校,他在文章中回忆:“光绪戊申三十四年,余始与友人王君季鲁、徐君一冰,创办一体育专门学校于上海,曰中国体操学校。是实为我国最早之体专,规模较为完备,学生亦相当发达,初时经费奇窘,支持颇非易事。余等皆埋头苦干,数年间从未支薪水半文。余专司学科,王季鲁君办理校务,徐一冰君担任训育。三人努力前进,不厌不倦。”

  1908年至1927年办学期间,这所学校培养了36届1500余名毕业生,他们前往全国各地的初级师范学校、高等师范学校、女子师范学校等学校担任体操、游技科教师,填补了当时中国教育界的专业人才空缺。上海两江女校创办人陆礼华,中华武术会创办人吴志青,学校体育“三段教学法”创始人王怀琪等人都是该校毕业生。

  之前提到,徐傅霖在文艺界有着相当高的成就,除了创作戏剧、小说外,翻译也是他的专长之一。在日本留学时,他参加了大量翻译工作,加之当时学日语渐成风气,他在口译、书籍翻译方面都有所建树。毕业回国后,他着手编写了几本体育入门教科书,画出各类体操动作的示意图,各学校纷纷采用。在《晚清留日学生与中国现代教科书发展》(吴小鸥著)中,徐傅霖“从初等小学到师范学校,从普通体操到兵式体操,从教科书到教授书,从男子学校到女子学校……他在晚清民初编译(撰)了10种不同的体操教科(授)书,而且还编译了小学手工及中学乐典教科书。”

  他所编纂的教科书,一方面是翻译其他国家的体育专业成果,也加入了自己的研究,并从多个方面,如军事、教育、医疗等展开论述,当时他的教科书由中华书局、中国图书公司以及商务印书馆出版,影响力十分广泛显 著。

  除此之外,徐傅霖还促进了跳舞这种新式娱乐在中国的推广。郑逸梅在《介绍跳舞给国人的先驱者徐傅霖》一文中曾说:“我国古代的舞,那是一种乐舞……这种乐舞,有异于现在的跳舞……这种形式是外来的,上海为通商大都市,受外来影响较早,这个玩意儿,首先介绍给国人者为谁?我可以回答说:就是徐傅霖。”据郑逸梅说,因为上海通鉴学校排练戏剧有跳舞场面,故而请在日本学过舞蹈的徐傅霖来教授,“由于他循循善诱,跳舞逐渐开展,甚至社会上相习成风。什么探戈舞、狐步舞、华尔兹舞,成为时髦人物的新娱乐。”

  “体育救国,当为首冲”

  1905年前往日本留学的徐一冰,也因为“东亚病夫”的耻辱,决心提升中国人的身体素质,临行前他写下“乙已走东瀛,立志挽文弱。归挟武士魂,海上腼秉铎(执教)”的诗句,以表明自己的坚定决心。他认为“值此有强权无公理之世界,非持武力,实难生存,欲有强大的武力,则非有强壮之体魄不可”,并提出了“体育不讲,人种不强,人种不强,国将安赖”思想,将体育提升到救国的地位。应该说,在当时人们普遍缺乏科学锻炼意识也没有日常体育活动的情况下,这样的思想具有激励国民的重大积极意义。

  在日本大森体操学校学成归国后,1907年他先后任上海爱国女校、中国公学、湖州旅沪公学等校的体操教习,随后在1908年与徐傅霖、王季鲁等人创办了中国体操学校,过程之辛苦前文已经提及。1914年,民国教育部授予他“一等金质嘉禾勋章”嘉奖和“教思无穷”匾额。1920年,他将中国体操学校迁至家乡浙江湖州南浔,独理校务。他主持中国体操学校15年,共培养了千余学生。1914年,他拍卖家产,促使地方士绅拨助经费,在洗粉兜慈荫庵创办了南浔贫儿教养院,自任校长,夫人陶莲雅担任管理员,真正做到了“毁家兴学”。

  徐一冰对中国体育发展事业的贡献,一方面是创办学校,培养专业人才,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他还提出了比较系统的体育学术思想,并创办了几本体育刊物。1909年,他在上海创办了我国第一本体育杂志《体育界》,这本期刊社里论说、问答、批评、杂俎(指杂录)、专件、小说短论、研究资料、教授资料等12个专栏,是一本具有相当学术性质的期刊,徐一冰的体育史论文就发表于这本刊物。它介绍近代体育项目和专业知识,宣传体育活动的意义,提倡尚武精神。

  1914年,《体育界》处于停刊状态,徐一冰与王均卿创办另一本综合期刊《体育杂志》,包括论说、生理、时评、问答、文苑、译林、教授法、体育史、同学录、体操资料、游技资料、校外纪事、短篇小说(短论)等专栏,他的《体育与武力辩》在创刊号上发表。出于一些历史原因,这本期刊仅仅出版了两期,幸而后来《体育界》又得以复刊。他还有论著《徐氏教育学》等传世。

  徐一冰指出,“自1905年以来,我国的学校体育一科,竞以尚武为惟一目的,以兵式体操为主要教材,以致舍本求末”,他希望国民能拥有“正当体育”,而不是继续借用练兵之法训练,这对发展近现代体育思想有着重要的启发作用。

  在女性解放意识刚刚萌芽的清朝末年,徐一冰便提出“女子为国民之母,欲强国民,更不能不谋女子之体育”,并在1908年在中国体操学校设立了女子部。辛亥革命后,他协助好友王明良在家乡浙江湖州南浔创办爱国女校南浔分校,还得到了秋瑾的帮助。辛亥革命爆发后,徐一冰积极组织和支持学生投身革命,并号召部分学生组成队伍参与起义。南浔镇当地的徐一冰游泳池便是为了纪念他而修建。 (张影)

[ 责编:张璋管理员 ]
阅读剩余全文(

相关阅读

您此时的心情

光明云投
新闻表情排行 /
  • 开心
     
    0
  • 难过
     
    0
  • 点赞
     
    0
  • 飘过
     
    0

视觉焦点

  • 2022年北京冬残奥会新建备战训练场馆落成

  • 扶贫车间助群众家门口就业

独家策划

推荐阅读
第40届重庆市大学生书画大赛决赛在重庆大学举行,本届大赛共有来自川渝34所高校的150多名高校书画爱好者参加比赛。
2021-05-15 23:40
5月12日,“中国最美公路”评选和传播活动启动暨“最美公路发现大使”发布仪式在京启动。
2021-05-13 18:59
加载更多